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新冠疫情已经从短期疫情发展成为持续性疫情,各国政府和民众对疫情在全球大多数国家得到有效控制的预期正被不断拉长,从几个月到半年,到开始谈论2021年的疫情预期,甚至开始推测明年东京奥运会能否按期举办。

 

疫情影响下,在欧美发达国家在短期内出现了医院门诊和住院患者数量骤降、大量临床研究停滞、患者招募困难、企业与医生的实体接触受严限、大量慢性病患者无法就医、常规手术延后等情况,但随着新冠疫情持续发展,疫情正呈现长期化趋势,其持续时间已远超原先预估以及慢性病及常规手术患者和其医生对延迟用药或者延期治疗的忍受度,在此情况下,经济发达国家政府及医疗健康企业意识到须采取更积极的“数字化”手段,适应疫情的长期化趋势,转变工作方式,逐步使患者医疗服务及行业运转回归正轨。

 

基于此,全球医疗健康体系正加速向数字医疗体系(Digital Healthcare)转变,可以说,在欧美国家全行业正加速“全面拥抱数字化”,不同以往,目前的转变体现出体系性、结构化、非逆转性的“全产业链和患者全生命周期”特点,医疗健康行业将进入“全球数字医疗新常态,此次数字化转变的影响将深刻而长远,这个新常态将体现在:

-     全产业链:数字化将融入从药物前期基础研究、药物发现、临床研究、监管审批、产品上市、医生和患者沟通、医疗服务到药物配给的各环节,涉及医药企业、政府机构、医疗服务方、药店等各行业参与者;

-     患者全生命周期:数字化加速融入从预防、筛查、诊断、监控、治疗、术后护理、康复及长期护理等各个阶段;

-      疾病领域:数字化将融入到几乎所有疾病领域,从行为和精神健康这类远程诊疗易于开展的领域到传统观念认为比较难以虚拟化、远程化和数字化的肿瘤治疗、复杂外科手术和重症监护(ICU)领域

 

其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在医疗服务环节,原先医疗服务数字化的应用推广存在一系列障碍,这些障碍涉及行政许可、跨区域行医、医保支付、技术应用可及性及其成本、患者接受度及医生意愿等,在持续性的新冠疫情面前这些障碍都一一“不攻自破”。这些改变主要体现在如何提供医疗服务、如何监管医疗服务以及如何支付医疗服务这三个领域:

 

在如何提供医疗服务领域,远程医疗服务(Telemedicine)正获得前所未有的使用和认可:

-     医生意愿方面:据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在201812月发表在Health Affairs的一项研究表明当时仅有约15%左右的美国医生在使用远程医疗,而在20204月美国医生基金会(The Physician Foundations)开展的研究显示已有接近50%的美国医生在使用远程医疗。按照美国一家大型医院威斯康辛大学医院远程医疗负责人的话说,新冠疫情开始后,该集团在远程医疗上的工作是在八周内完成了过去八年才做完的事情,这源于医疗领导层的决心以及在资源上前所未有的投入和支持。

-     患者接受度方面:美国最大医疗保险企业联合健康集团(United Health Group)的数据显示,疫情前其行为健康疾病的患者医疗赔付申请中仅有2%来自远程诊疗服务,而到今年3月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33%

-     企业业务表现方面:美国大型远程医疗公司Amwell公布的数据显示,其业务量从疫情前的每天约5000次增长到今年5月接近每天5万次;另外两家上市远程医疗企业TeladocLivongo Health的业务量从今年3月开始也实现高速增长。

 

在如何监管临床研究和治疗创新领域,美国FDA正加速鼓励数字化应用:

-     最近通过优先审核渠道审批多个处方数字疗法,涉及儿童多动症和慢性失眠等疾病领域。

-     最近已发布多项关于鼓励开展“虚拟无站点”临床研究的指导意见,鼓励企业开展虚拟、去中心化的临床研究(virtual de-centralized clinical study

-     虚拟的数字化临床研究模式获得市场积极的快速认可。领先的美国CRO企业PPD在今年4月宣布和虚拟临床研究企业Science 37开展合作,将前者的实体临床研究经验能力与后者的虚拟、数字化临床研究平台结合起来。美国最大的医学服务企业LabCorp下属的CRO子公司也于近期宣布和Medable开展合作,而后者是一家提供从试验者招募、试药、监控、管理到研究结束全过程服务的数字化临床研究服务商。

 

在如何支付医疗服务领域,美国国家医保局(CMS)在疫情蔓延后已经出台多项前所未有的“革新性举措”,对远程医疗服务的全面支持:

-     对远程方式的诊疗服务进行支付,这些远程诊疗方式包括通过电话和HIPAA合规的远程诊疗

-     在最近开放了对通过尚未获得HIPPA合规认证的FaceTimeSKYPE平台所提供远程诊疗服务的支付

-     提高了远程诊疗的收费,使其和当面诊疗服务享受同样的医保支付价格

-     正在研究政策,计划把上述临时性支付举措转变为永久性举措。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部长最近向媒体坦诚,如果不把远程医疗固定化、常态化,将会引发“社会革命”。

 

我国新冠疫情自今年1月底确认发生以来,经过2月至3月的全国性、强有力的管控举措和患者收治,大面积疫情已经基本结束,我国打的是一场“急行军式”的新冠疫情突击战。在这个过程中,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确在患者诊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发挥更大作用的还是我们国家的行政管理体系,是其在人员流动管控、社区管理、交通、物资、方舱医院和雷神山及火神山医院建设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次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与其说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成果”,则更应说是我国国家治理体系的“成绩”。

                                                                                                            

新冠疫情在很多欧美发达国家的持续发展所反映出来是其行政治理体系的“孱弱和迟疑”,而非医疗服务体系出现重大问题。反而,因为新冠疫情成为“持久战”的这一既定事实促成了其医疗健康行业许多期盼已久的数字化转变产生,加速社会整体对数字医疗的接受度和实施医院,推动了其构建数字医疗体系的整体步伐,全球医疗健康行业正进入“全球数字医疗新常态

 

医疗健康行业全面拥抱数字化的过程就是推动价值医疗体系构建的过程,因为数字化会贯穿医疗保健全生命周期,从预防、诊断、监控、治疗、术后护理和康复到长期保健及临终关怀,并且从全局、系统性视角来构建价值医疗体系,这个过程将:

-          提升医疗服务可及性和便利性

-          降低服务成本

-          提高服务效率

-          减少不必要的感染和旅行

-          促使家庭医疗(home care)的实现成为可能

-          更进一步使得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模式成为可能。

 

先贤有言:治国应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经营医疗健康企业、发展医疗健康事业也应如此。经过疫情考验的中国医疗健康体系应避免有“自满”情绪,认为我们的医疗体系已可和欧美比肩,反而,我们应加速我国医疗健康体系的数字化创新发展,密切跟进发达国家的数字医疗实践,少谈概念、多做实事,少参加比赛、多开展临床研究,少谈技术、多谈实证,防止掉队、争取超越。

 

期待我国医疗健康行业的行政监管部门能够更加积极推动我国数字医疗体系的加速构建:卫生健康管理部门能够积极推动和评价远程医疗在医疗服务机构中的应用,其应用的比例、深度、广度和影响:医疗保险管理部门和商业健康险企业加速对远程诊疗的保险和支付覆盖,及时追踪评价效果和影响。

 

更期待中国出现数字医疗领域的多个“首个”:

-          首个处方数字疗法获得国家药监局获批

-          首个数字化虚拟临床试验开展

-          首个医学影像AI诊断辅助系统经过一期、二期和三期临床试验的真实考验

-          首个通过RWE(真实世界证据)研究获得审批的药物或者器械

话题:



0

推荐

九堇

九堇

17篇文章 1次访问 288天前更新

曾在医疗科技独角兽企业平安医保科技担任领导职位;前国际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医疗健康行业合伙人;20多年年医疗健康行业经验;职业早年就职于美国连锁药店企业CVS Health。

文章